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
联系人:林继柏 李开玉
电 话:63907829 68904612 13668008185
传 真:63907829 68904612
QQ邮箱:914054448
网 址:www.cqbywh.com
地 址:重庆市解放西路66号重庆日报社
  • 林文郁
  • 刘建春
  • 周勇
  • 王镛
  • 刘集贤
  • 聂定华

渝典籍研究

弈棋飲酒歎佳人 ——李遠詩中表達的閒情逸致 林文鬱

时间:2015-01-07 11:20    来源:未知

  • 掩隱在遠去的唐詩裏
    唐朝詩歌乃中國詩歌的高峰,代表了燦爛的中華文化。而李遠作為入選《全唐詩》的重慶人,能在展現唐代詩歌總體水準的詩歌總集中佔有一席之地,可見其地位與影響,他無疑是巴渝文化的傑出代表。
    李遠,唐時夔州雲安(即今重慶市雲陽縣)人,晚唐太和五年(831)進士,曾任職於宣州當塗(今安徽省當塗縣)、建州建陽(今福建省建陽縣),也先後任忠、建、江、嶽諸州刺史。李遠的詩,在晚唐詩壇上頗有名氣。有評家認為:李遠的詩“清新可讀”,其懷古詩“格調低沉、蒼涼”,題贈詩“深切真摯”;在藝術手段上,李遠的詩“意境上有所創新”;在語言藝術上,李遠的詩“注意選擇和錘煉字句,頗見功力”。
    晚唐時,由於經歷了安史之亂,此時李家王朝已走向窮途末路,整個社會亟待安定,經濟亟待恢復。此時,詩人早已把目光從過去的關注社會、關注民生而轉向內心世 界的感受和精神世界的追求。這其中,李遠就是最突出的代表之一,他任俠尚氣,工於棋奕,好於美酒,愛憐女性,特別是美女,豪放浪漫不遜於李白。他的詩雖然不多,但“詩言志”,且“窺一斑而見全貌”,通過對他全部詩歌的把握及對重點幾首詩的反復咀嚼,就可以對詩人的品味——人品、詩品大概知其一二。
    李遠性格閒雅,為人風趣,交際頗廣。由此,他的詩表現出天真、率性、自我、閒散的一面。在其中,也可窺見他對生活的熱愛及生活中的閒情逸致:弈棋飲酒垂釣歎佳人,即喜歡下棋、喜歡喝酒、喜歡釣魚、更喜歡概歎佳人——無論是同朝代的楊貴妃,還是過去的昭君和西施等等絕色佳人。古往今之,才子愛佳人,是文人們始終繞不過去的一道“坎”,也許是“名士風流”作派、也許是“惺惺相惜”的情結所在吧!
 
二、忘情於弈棋飲酒垂釣間
    讓我們來看李遠在詩中表現的弈棋、飲酒及垂釣的情趣。弈棋及飲酒在他所留的兩聯殘句中最能看出。第一聯殘句為“人事三杯酒,流年一局棋。”說的是酒與棋;第二聯殘句為“青山不厭三杯酒,長日唯消一局棋”,說的還是酒與棋。
    在殘句中,詩人為我們道盡了他的人生見解:世上的種種事情,我用三杯酒來對付,並且物我兩忘;時光,我用一局棋來打發,乃至整天整夜和長年累月。人的每一天(甚至一生)就是三杯酒加一局棋,豈不逍遙、快樂哉?以酒、棋“打發”時間,看淡一切,隨緣適性;臥聽鳥鳴蟲嘶,坐看花開雪落;靜觀弈棋,品黑白人生,動作豪飲,體虛實物我,也不枉度此生啊!
    但為這三杯酒和一局棋,李遠卻差點丟掉好差事。《唐才子傳》中記載:
    宣宗時,宰相令狐绹進奏,擬遠杭州刺史。上曰:“朕聞遠詩有‘青山不厭三杯酒,長日唯消一局棋’,是疏放如此,豈可臨郡理人?” 绹曰:“詩人托此以寫高興耳,未必實然。”上曰:“且令往觀之。”至,果有治聲。
    翻譯成現代漢語,大意即宰相令狐绹向唐宣宗推薦本性廉潔的李遠做杭州刺史。宣宗非常疑惑,問道:“我聽說李遠這個人很有才氣,但在他的詩中寫有‘青山不厭三杯酒,長日唯消一局棋’的詩句,可見其人的疏放、閒散與消沉,讓這樣一個只知道下棋、喝酒、遊山玩水的人怎麼可以去治理地位重要的杭州呢?令狐绹回答道:“詩人寫詩往往會誇大其詞,這都是他一時興起所寫,難免誇張,未必是真實的情況呀!”宣宗又說道:“既然如此,就派他去試試,考察以後再說吧。”於是,宣宗就把李遠派往杭州。不久,果然發現李遠在當地治理州務政事十分勤勉、廉潔,很有好名聲。
    以上故事,可見李遠並非紈絝子弟,只知玩物喪志、忘乎所以。他是在政事之餘玩棋,工作之餘飲酒,休閒之時釣魚,甚至在處理好政事後也不忘閒情逸致,憑藉自己的聰明才智和機巧,事業、生活兩手抓,物質、精神兩不誤。令狐绹之所以能力薦李遠,與他和李遠有三十多年交情、相知甚深有關。他知道李遠的好人品及“有治聲”,不是所謂的“好吃”與“好耍”之人,所以才會鼎力推薦。李遠此事流傳甚廣,成為文壇、棋壇的一段佳話。此故事最早見於張固《幽閒鼓吹》,在《唐詩紀事》中也有類似的記載,乃至有後人作打油詩記其事雲:
李遠頗有詩名,佳句傳到龍庭。
皇帝很不高興,認為下棋無能。
不是令狐會說,幾乎斷了前程。
    李遠大有閑雲野鶴般的性情,除了這兩聯殘句外,李遠的一些詩歌對弈棋、飲酒及垂釣的情趣也有表露:
    《閒居》:塵世久相棄,沉浮皆不知。牛羊歸古巷,燕雀繞疏籬。買藥經年曬,留僧盡日棋。唯憂釣魚伴,秋水隔波時。
    詩中雖然沒有說到酒,但說到了棋,而且還蹦出另一個“耍頭”:釣魚。全詩充滿田園隱逸的情趣,表達了作者內心曠達、恬靜和與世無爭的胸襟:在牛羊古巷、燕雀疏離的簡樸農舍中過著曬藥、下棋、垂釣的悠閒歲月。於詩可見詩人的內心世界,雖為“夫子自道”,卻“較為集中地表達了他的人生態度和心靈世界” ⑴,故《北夢瑣言》說李遠“傷於綺靡不涉道”是有一定根據的。
    重慶工商大學教授熊篤在《略論晚唐巴渝詩人李遠及其詩》⑵一文中指出,除《全唐詩》存李遠35首詩以外,李遠詩還要“加流播高麗《十抄詩》中6首共41首”。其中,《送友之興州兼寄員外使君》⑶及《過常州書懷寄吳處士因呈操上人》⑷兩首提及酒與棋。
    其一,《送友之興州兼寄員外使君》:擬唱離歌自斷腸,為傳心事向星郎。久居蝸舍衫猶白,閑弄魚竿鬢欲蒼。陳榻話言應有便,庾樓登眺莫相忘。若終秦嶺時回首,碧樹千重雁數行。
    這是一首懷念朋友的題贈詩。在詩中,李遠表達了對朋友的無盡思念及想要通過天上的星星傳遞心事的感受。此外,還“久居蝸舍衫猶白,閑弄魚竿鬢欲蒼。”不忘告訴朋友:蝸居生活及閑時的垂釣都使衣衫、鬢髮變白了,那是多麼長久的時間與等待呀!
    其二,《過常州書懷寄吳處士因呈操上人》:憶昔圍棋蕭寺中,數人同看定雌雄。星光亂點侵銀漢,雁勢斜飛度碧空。竟日支頤心未決,有時搖膝思無窮。今來不得重觀妙,留與殷勤向遠公。
    這同樣是一首題贈詩。在詩中,李遠不僅描繪了在寺院中下圍棋的熱鬧場景,還對圍棋的妙著及妙處多有讚賞,可見李遠對圍棋的癡迷和熱愛。
    李遠與朋友間的詩文來往中也可看出:李遠善棋喜酒愛釣是大家公認的。
    他的好朋友杜牧在其《早春寄嶽州李使君》中吟唱道:“拂匣調珠柱,磨鉛勘玉杯。棋翻小窟勢,壚撥凍醪醅。此興予菲薄,何時得奉陪?”並且在詩題下有小注:“李善棋愛酒,情地閒雅”。
    可見,杜牧是瞭解李遠並欣賞他“善棋愛酒”並引為同調的,所以才會讚譽李遠“拂匣調珠柱,磨鉛勘玉杯。棋翻小窟勢,壚撥凍醪醅”,最後發出“此興予菲薄,何時得奉陪”的感歎——希望有朝一日與李遠一起下棋博弈、一醉方休。在杜牧的眼中,李遠的確是善於弈棋、喜愛喝酒並且感情極為充沛、閒雅的人了。
    李遠另一位好朋友溫庭筠在《寄嶽州李外郎遠》中也有詩贊曰:“湖上殘棋人散後,岳陽微雨鳥來遲。早梅猶得回歌扇,春水還應理釣絲。獨有袁宏正憔悴,一樽惆悵落花時。”
    在詩中,溫庭筠不僅道出了李遠對弈棋的迷戀:“湖上殘棋人散後” ——一天下來,不分勝負,對手各自散去後,棋盤上的殘局還在等待第二天再來揭分曉,分出“雌雄”。而且還道出了李遠的另外一個嗜好:“春水還應理釣絲” ——釣魚,到了春天,就要找出釣竿、整理魚線,準備釣魚了。溫庭筠為我們生動地刻畫了李遠這一個“情致閒適恬淡”之士,這一個生活有情趣之人。
    在晚唐有“渾詩遠賦”之說——即公認許渾的詩寫得好,李遠的賦寫得好。許渾其實也是李遠的好朋友,曾同袍共事,交誼甚篤。他們之間也“惺惺相惜”,互有唱和。在許渾《寄當塗李遠》詩中,有“早晚高臺更同醉,綠蘿如帳草如煙”的詩句,可見許渾曾經同李遠有高臺同醉、相臥山林、醉眼朦朧的美好和飄逸時刻。
    晚唐著名詩人李商隱也有一首致李遠的《懷求古翁》詩,在詩中,也有“欲收棋子醉,竟把釣車眠”詩句,道盡了李遠對弈棋、垂釣的癡迷及癡迷後的憨態可掬。
    《郡閣雅言》中有記述:“盧尚書哭李詩雲:‘昨日舟還浙水湄,今朝丹旐欲何為。才收北浦一竿釣,未了西齋半局棋。洛下已傳平子賦,臨川爭寫謝公詩。不堪舊裏經行處,風木蕭蕭鄰笛悲。’”
    盧尚書(據梁超然先生考證,“考之李遠交遊,似是盧貞。盧貞曾為福建觀察使,並聘李遠入幕為從事,薦李遠為禦史”)⑸的《哭李遠》情真意切,就是在追憶棋友故去時,也不忘以棋相悼:“才收北浦一竿釣,未了西齋半局棋”除回憶李遠的曠達雅趣與曾經的閒情逸致外,作者的感情也傾訴得十分真摯與貼切。
    李遠善於弈棋,也研究棋道、棋藝與棋術。他玩棋玩得的確有水準。他曾經寫有一篇《靈棋經序》,對類似圍棋及石子棋的靈棋,作過如下說明:“予觀棋術,似若有道者,為之以十二棋子三分之,上中下各四,一擲而成卦,既考書披辭,盡得其理。意者取上為天,中為人,下為地,三才之象也。其十二棋子皆有文,其辭尤異也。棋布而成卦,遂名之為靈棋。”序中還對自己對《靈棋經》作的校勘整理作了記述,其整理的《靈棋經》還被保存在《道藏》中,《四庫全書》也予以了收錄⑹。當然,在此的靈棋,更多的已成為占卜用的“棋蔔”,而與較技爭勝的弈棋已相去略遠。


  • 慨歎於紅粉佳人中

    李遠,不但愛下棋、飲酒、垂釣和江山美景,還愛美人且概歎麗人。當然,他的愛是一種感歎的愛和懷念的愛,更是一種精神的愛。他的愛早已超出了肉體,是內心一種淒苦的宣洩和傾述。在他的詩中,不乏綺羅佳人、管弦歌舞,特別是表達了對佳人逝去的感傷。
    這在他對中國歷史上的幾大佳人的懷念詩中表達得淋漓盡致。
    在《聽王氏子話歸州昭君廟》中,他寫道:
    獻之閑坐說歸州,曾到昭君廟裏遊。自古行人多怨恨,至今鄉土盡風流。泉如珠淚侵階滴,花似紅妝滿岸愁。河畔猶殘翠眉樣,有時新月傍簾鉤。
    詩人在詩中描寫了昭君當年的愁和淚,如今化為了花叢與流泉,當年的翠眉而今化為了傍簾的新月,滿是幽怨的氣氛。
    在《過馬嵬山》中,他寫道:
    金甲雲旗盡日回,倉皇羅袖滿塵埃。濃香猶自飄鑾輅,恨魄無因離馬嵬。南內宮人悲帳殿,東溟方士問蓬萊。唯餘坡上彎環月,時送殘蛾入帝臺。
    詩人對楊貴妃這位絕代佳人充滿憐愛與同情,對她“恨魄無因”的離去感到無限惆悵並深深地惋惜,可見李遠“憐香惜玉”的君子情懷和坦蕩胸懷。
    在《吳越懷古》中,他寫道:
    吳越千年奈怨何,兩宮淸吹作樵歌。姑蘇一敗雲無色,範蠡長游水自波。霞拂故城疑轉旆,月依荒樹想嚬蛾。行人欲問西施館,江鳥寒飛碧草多。
    全篇娓娓道來,看似對範蠡、西施的共同懷念,但懷念西施的筆觸卻落在最重要的結束句。他用哀婉的筆調、平舒的節奏,不僅曲盡了自己的幽思,還讓人們深深地  記住了古越俏佳人,記住了那位為了國家的利益,不惜犧牲個人利益的西湖美女。
    對楊貴妃的憐愛在其《詠貴妃襪》中更是表現得淋漓盡致:墜仙遺襪老僧收,一鎖金函八十秋。霞色尚鮮官錦靿,彩光依舊夾羅頭。輕香為著紅酥踐,微絢曾經玉指構。三十六宮歌舞地,唯君獨步占風流。
    他對貴妃襪更是讚美有加:“霞色尚鮮官錦靿,彩光依舊夾羅頭。輕香為著紅酥踐,微絢曾經玉指構。三十六宮歌舞地,唯君獨步占風流”。可見其真實情感的流露,不加任何修飾,也毫不躲躲閃閃,卯足了底氣。這首詩最好的注腳為《青瑣高議》的記載:“初牧溢城,求天寶遺物,得秦僧收楊妃襪一裲,襲,呈珍諸好事者。會李群玉校書自湖湘來,過九江,遠厚遇之,談笑永日。群玉話及向賦黃陵廟詩,動朝雲暮雨之興,殊亦可怪。遠曰:‘僕自獲淩波片玉,軟輕香窄,每一見,未嘗不在馬嵬下也。’遂更相戲笑,各有賦詩,後來頗為法家所短。蓋多情少束,亦徒以微辭相感動耳。”
    由以上可以看出,李遠對佳人的概歎還表現在行動上,楊貴妃的襪子成為了李遠睹物思人的最好替代品,可以以十萬重金徵求楊貴妃遺襪,“襲,呈珍諸好事者”,不僅自己珍愛有加,還與同好共同欣賞。以至於有的人誤認為他有些哀歎過頭、俗不可耐且“玩物喪志”了,但事實卻不一定如此,許多評家也多有辯護,本文不再一一論述。
    在他另外的一些詩歌中也不時流露出對佳人的愛,如《贈友人》雲:“佳人惜別看嘶馬”、《贈箏妓伍卿》雲:“輕輕沒後更無箏,玉腕紅紗到伍卿。坐客滿筵都不語,一行哀雁十三聲”、《詠鴛鴦》雲:“鴛鴦離別傷,人意似鴛鴦。試取鴛鴦看,多應斷寸腸”句等。詩句大多“格調低沉、蒼涼”、“以哀婉的筆調、平舒的節奏、曲盡心中的幽思。”
    當然,在李遠的閒情逸致中還有其他的生活情趣,如《唐才子傳》所記載:“性簡儉,嗜啖鳧鴨,貴客經過,無他贈,厚者,綠頭一雙而已。” 即李遠喜歡吃野鴨肉,還將它作為禮物送給客人。由於在其詩歌中無記述,故在此不作展開討論。他的詠物詩,更是其生活情趣的另一個縮影,更見其對生活的熱愛和追求,如《詠雁》、《失鶴》及《詠鴛鴦》等,無不情趣盎然、物我兩忘,至為率性、真切。
 
參考文獻:
⑴孫善齊:《在雁鳴與鶴影中重逢——記巴渝本土唯一入選〈全唐詩〉詩人李遠》(載《重慶晚報》2014年3月12日)
⑵熊篤:《略論晚唐巴渝詩人李遠及其詩》(《重慶師範大學學報》2004年第一期)
⑶[高麗]釋子山夾註 査屏球整理:《夾註名賢十抄詩》(世紀出版集團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5年8月第1版)
⑷[高麗]釋子山夾註 査屏球整理:《夾註名賢十抄詩》(世紀出版集團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5年8月第1版)
⑸梁超然:《唐才子傳•李遠傳》(《唐代文學論叢》總第九輯 中國唐代文學學會 西北大學中文系主辦 山西人民出版社 1987年3月第1版)
⑹詹杭倫 沈時蓉:《唐人李遠〈題橋賦〉說略》(《北京化工大學學報》2013年第3期)
⑺李之亮 :《李遠詩注》(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9年12月第1版)

上一篇:雁南飛,情未了…… ——淺析唐代巴渝詩人李遠的詠物詩《詠雁》 劉建春
下一篇:從儒家的入世和道家的超然略談李遠的詩 王光正

建筑垃圾粉碎机 灰瓦 斗式提升机 滚筒筛沙机 腻子粉搅拌机 有机肥生产线 真石漆搅拌机 干粉砂浆搅拌机 真空油炸机 药渣粉碎机 树枝粉碎机 笼式粉碎机 秸秆揉丝机 建筑垃圾粉碎机 半湿物料粉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