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
联系人:林继柏 李开玉
电 话:63907829 68904612 13668008185
传 真:63907829 68904612
QQ邮箱:914054448
网 址:www.cqbywh.com
地 址:重庆市解放西路66号重庆日报社
  • 林文郁
  • 刘建春
  • 周勇
  • 王镛
  • 刘集贤
  • 聂定华

渝典籍研究

從儒家的入世和道家的超然略談李遠的詩 王光正

时间:2015-01-07 11:19    来源:未知

    哈佛大學著名教授亨廷頓博士認為:中國是一個傳統上的儒教國家,把儒家的思想當作是中國的“國教”——這一說法在國際上並不罕見。儘管中國人不曾有類似的說法,但是思想的邊界無法勘測,哲學的力量世代流傳。與其說儒家的思想是一種宗教,倒不如說這是支撐中華文明的一大核心。自漢武帝時期以來,儒學在中國兩千多年的封建統治中佔據著重要的地位:無論是在個人和家庭倫理,還是在國家典章制度等領域,儒家都有著無可比擬的作用。儒家傳統中的精神要素,諸如憂患意識的責任倫理、天下為公的道德情懷以及修身正己的自律意識都是一代代士大夫孜孜以求的精神境界。
    但是,中國並非純粹是一個崇尚儒教的國家;燦若星辰的道家和佛家的思想也影響著一代又一代的文人。老莊崇尚以自然為本,以天性為尊,主張清虛自守,齊物而待,清淨無為。歷代的文人雅士因著這種純粹的思想獨自開闢出一條道路,嚮往桃花源,遠離殘酷的現實。兩漢以來,佛教傳入中國,並不停地接受中國化的改造。隋唐時期,儒道釋三家並行,三種哲學思想逐漸融合,形成了中國文人士大夫的文化基因。而正是這種基因也造就了這些文人的一個終極矛盾——入世和出世的衝突。所謂的入世,簡單來講即投身於社會。中國古代歷來崇尚“士農工商”的順序。若能金榜題名,自然是人生大喜之一。既可賺取功名,又能為家國出力。從隋朝大業三年起,科舉制度開始實行。多少文人士大夫借由此路得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然而世事終究難於預測,也許君王被奸臣所控,或許王國面臨著外族的威脅。治國無方之時,也許唯有出世、去追求精神上的境界和超脫方能化解心中的苦悶,東籬之下一身輕。
    李遠的詩作也許正體現出這種矛盾的集合。詩人遊學京師尚未中進士所作《贈弘文杜校書》,表達了作者對京官入朝充滿豔羨之情,暗含求杜牧對自己推薦援手之意。他寫道:“曉隨鹓鷺排金鎖,靜對鉛黃校玉書。”萬千氣象,勾勒出入世的嚮往之情。然而李遠在為官初始,卻差點因為自己的一句詩而差點做不了官。傳言唐文宗時期,宰相令狐綯推薦頗具文才的李遠,但是皇帝卻讀到李遠的詩:“青山不厭千杯酒,長日唯消一局棋。”就是這一句,唐文宗便以為這是一個玩世不恭的棋迷,擔心他不能勝任任何的官職。好在有令狐綯的諫言,李遠才獲得了杭州刺史的一官半職。李遠也是勵精庶政,整治法紀,贏得治聲。李遠為何寫出如此的詩句已不得而知;這句流傳後世的殘詩卻意外成就了一個圍棋典故,入詩入文。這樣一個頗具閒情逸致的詩人有著入世之心,我們從他的詩句中也能窺視一番。
    《全唐詩》中現存李遠詩35首、殘句4句,其中一類為寫景記遊詩。譬如《慈恩寺避暑》中所雲:不覺清涼晚,歸人滿柳陰。詩句清新雅麗,鮮有奢靡華麗之感。而《遊故王駙馬池亭》、《陪新及第赴同年會》等詩,大抵寫出了荷塘柳蔭之下的“逸興遄飛”。若不是瞭解到詩人所處亂世,後世的讀者大致會把李遠當作是盛世時喜好遊山玩水的一位詩人。李遠所處的晚唐時期,雖然王朝的衰微已成定勢,但由於李商隱和杜牧二人的創作,詩壇尚不顯得過分冷清寂寞。在動亂的時局中,各種不同的政治、人生態度和藝術追求都得以表現,詩歌創作呈現出多元的局面,或針砭時弊,或憫時傷亂,或隱逸林泉,或沉湎聲色。李遠的這些寫景記遊詩大致就介於隱逸林泉和沉湎聲色之間吧。但其中一首《閒居》卻道出了詩人的入世情懷:“塵事久相棄,沈浮皆不知。牛羊歸古巷,燕雀繞疏籬。買藥經年曬,留僧盡日棋。唯憂釣魚伴,秋水隔波時。”詩句頗有陶淵明的隱逸山林之風,似乎表達出作者內心的恬靜知足。然而這種情懷之下卻隱藏著內心的潦倒失意,流露出對於失官居家時塵緣未泯的無奈。這樣的詩風也少了儒家傳統的詩教觀念。
    這些詩歌並不能代表一個人所有的情懷。雖然李遠在朝為官多年,《全唐詩》中流傳下來的待卻又反應了他的閒情逸致和人生意趣:或思念故鄉,或追思故人,或惜別親友。但是這樣的統計數據也許並不能反映歷史的真情。唐文宗在位時期正值唐朝牛李黨爭之時,我們現在已無法考證李遠是否牽涉其中。而後李遠主要活躍在武宗、玄宗兩朝。這些時候唐朝的國力已經由盛轉衰。所謂的貞觀之治、開元盛世只留在歷史的鐫刻中。人生一世,難免被家國左右。也許內心的安寧才是一個終極的追求。所以我們在李遠的詩中會看到他的心緒被苦悶左右,所以他的詩多有抒發苦悶的情懷,表達失意落魄的心境。或許李遠沒有像杜甫那樣直面血淋淋的現實,而是用詩歌解放自己,就如同一千多年後魔幻現實主義開山大師布爾加科夫那樣,用作品在為自己尋求解脫。但是他又並不像陶淵明那樣徹底歸隱田園,我們從李遠贈別詩以及念舊懷古詩中也能窺視出詩人對世俗風情、山川景物和親朋好友的熱烈情感,但亦能從中窺視出李遠個人之愁的基調。而這種愁總歸都是寫人生的鄉愁,例如《送人入蜀》中的“蜀客本多愁”、“何處夢刀州”;或是書寫離愁或是奔波之愁,例如在《贈殷山人》中李遠寫道:“有客抱琴宿,值予多愁懷。”但這些愁從未涉及國家、時局或者民生。“詩可以觀”,不知道李遠這樣的寫作基調是不是就反應了個人懷揣著的出世情懷。也許只有縱情於廟堂之外,才能尋求人生羈旅的解放。
    在李遠現存的詩中,有一個突出的現象值得注意,那就是與僧人、道士的贈予詩比較多。雖有唐武宗滅佛,但是儒道釋三家的合流在唐朝中後期已經是不爭的事實。李遠的詩歌說明他平時與僧人、道士的來往比較頻繁,志趣相投,故而經常相互之間吟詠酬唱。譬如《贈南嶽僧》中的“今朝惆悵紅塵裏,惟憶閑陪盡日眠。”又如《贈潼關不下山僧》中的“與君同在苦空間,君得空門我愛閑。” 描寫了潼關的一個僧人的生活情趣,流露出了作者漂泊不定與親人相見無期的一絲惋惜。詩歌淡遠高潔,洋溢著悠然閒適的超逸之氣,也曲折地反映出晚唐時期的社會政治狀況和士人心態。或許儒家的入世和道家的超然在一定程度上並不能拯救一個人的外在;唯有佛家可以治心。李遠借由佛家的思想延展著自己的離愁別緒,也由道家的境界折射出他那種超然的情態,也算是李遠詩作的別樣境界吧。
 
 
參考資料:
李道英主編. 中國文學史(第二冊). 北京: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2006.
熊篤. 略論晚唐巴渝詩人李遠及其詩. 重慶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2004年第1期.

上一篇:弈棋飲酒歎佳人 ——李遠詩中表達的閒情逸致 林文鬱
下一篇:李遠詩歌隱憂含愁的美學風格 譚光月

建筑垃圾粉碎机 灰瓦 斗式提升机 滚筒筛沙机 腻子粉搅拌机 有机肥生产线 真石漆搅拌机 干粉砂浆搅拌机 真空油炸机 药渣粉碎机 树枝粉碎机 笼式粉碎机 秸秆揉丝机 建筑垃圾粉碎机 半湿物料粉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