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
联系人:林继柏 李开玉
电 话:63907829 68904612 13668008185
传 真:63907829 68904612
QQ邮箱:914054448
网 址:www.cqbywh.com
地 址:重庆市解放西路66号重庆日报社
  • 林文郁
  • 刘建春
  • 周勇
  • 王镛
  • 刘集贤
  • 聂定华

渝典籍研究

李遠詩歌隱憂含愁的美學風格 譚光月

时间:2015-01-07 11:21    来源:未知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李白《宣州謝眺樓餞別校書叔雲》
 
    李遠詩歌保留下來的並不多,但反映鬱樂不暢、怨尤愁思的詩作,佔有重要地位。正是這些詩歌,才深刻揭示出詩人詩歌愁遠憂深的美學價值。設若李遠詩歌沒有“這一個”,則不能成其為晚唐李遠,也沒有必要吟讀李遠詩了。
    李遠詩歌“值予多怨懷”,其怨尤愁思的詩歌,意蘊深沉,憂隱含藏,欲言而止的風格,是唐朝由盛及衰的反映。李遠隱憂愁腸的詩作,可以大略分四類,現舉其詩句,並作一初步賞識:
    
     一、人生苦短,豈能不煩憂
    自然的循行,人生一瞬,以何種態度待之,這是中國哲人、詩人和庶民百姓都不可回避的人生永恆話題,也是李遠詩歌藝術反映的內容之一。人生苦短,故詩人騷客多為之吟歎。我們先看看前人的人生態度。例如:
    《樂府詩集·長歌行》詩句:“百川東到海,何時複西歸?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2
    三國時武帝曹操《短歌行》名句:“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惟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3
唐朝羅隱《自遣》詩:“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4 杜秋娘 《金縷衣》:“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5
   明代楊慎《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詞:“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6
    《長歌行》人生態度鮮明,必須努力奮鬥,否則“老大徒傷悲”!魏武帝對人生短暫所持的態度,似乎消極,以酒解憂,其實非常積極。看上去以酒虛度時光,其實是因招募才人一時所困,曹操是為“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故以酒解憂而憂得解,以人才得而愁消,戰將千員,文臣如雲,魏之盛也!《自遣》詩的人生態度則是得過且過。《金鏤衣》不能只解為消極的“今朝有酒今朝醉”;“勸君惜取少年時”、“莫待無花空折枝”,則鼓勵少年進取,持何種生活道路完全取決於具體的人物而已。詞是詩之餘,《臨江仙》從歷史高度,謂人物隨流水,萬事灰飛煙滅。
    李遠感慨人生此類的憂思之作有——《題僧院》詩句:“百年如過鳥,萬事盡浮漚。別緒長牽夢,情由亂種愁。”7(李远诗歌尽入《全唐诗》,以下引李遠詩不再注)《與碧溪上人別》:“色隨花旋落,年共水爭流。客思偏來夜,禪聲覺送秋。”《聞明道上人逝寄友人》:“別後旋成莊叟夢,書來忽報惠休亡。他時若更相隨去,只是含酸對影堂。”如斯而是,不一而足。
我們冷靜欣賞李遠這類詩歌,不能不發現詩人對“年共水爭流”的自然現象,並沒有明確的主觀情感判斷,把“百年如過鳥”的隱憂藏在詩歌語言的背後,讓讀者進入詩歌意境,體其韻味,撩開詩人的苦衷和真實的心靈。珍愛人生,惜取年華,憂思歲月如逝夫,警告自己不能“他時若更相隨去,只是含酸對影堂”——這裏只是詩人假如死後與友人相見或許的情景,但是李遠詩歌言裏之意,弦外之音則是嚴肅的人生立場與態度。詩人对人生憂患不直接說出來,隱約在詩歌字裏行間的憂思中,使讀者自己去領略追尋,正是李遠詩作的審美價值之一。
李遠人生感觸的詩歌寥寥無幾,但卻代表了他深沉憂愁的一個方面,讀之並不覺得傷感。《觀廉女真葬》“寂寞焚香處,紅花滿石壇”,詩人只是以“寂寞焚香處”點到而止,自然從女學士葬禮引出讀者人生短暫的聯想,何有傷感!《贈潼關不下山僧》“香茗一甌從此別,轉蓬流水幾時還”,詩人並沒有感時神傷,然而草兒根枯被秋風卷起飛揚,有如遊子漂泊不定,何時才能再見。這種人生轉蓬文化寓意淡淡之愁,正是李遠隱憂藏愁的詩風。
 
二、天涯遊子,鄉愁腸應斷
李遠詩歌的鄉愁最深沉,最誠摯,故鄉是他詩作魂牽夢繞的主題。巴國遊子在外做官、雲遊、會友、下棋,則心系三峽,但詩人的鄉愁表達方式與京都騷客迥然不同,是難言之隱,難表之憂,慚愧之情。
    歌吟家鄉和思鄉的詩品,最早莫過於《詩經》了。《詩經·東山》有詩句:“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至東,零雨其濛。鸛鳴於址,婦歎於室。灑掃穹窒,我征聿至。有敦瓜苦,烝在栗薪。自我不見,於今三年。”8《詩經·采薇》兵役思鄉名句:“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行道遲遲,載渴載饑。我心傷悲,莫知我哀!”9《詩經》的鄉愁多與勞役兵役黏合,因勞役兵役之苦思念故土家人。
南北朝薛道衡《人日思歸》詩:“入春才七日,離家已二年。人歸落雁後,思發在花前”。10著名詩人薛道衡此詩詞淺情深而傳誦千古。南朝士人看了前兩句,很不以為然,譏笑說這不算詩,待看完後兩句,皆心悅誠服。
唐朝李白《靜夜思》:“床 前 看 月 光, 疑 是 地 上 霜。 舉 頭 望 山 月,低 頭 思 故 鄉”。11此詩在流傳中字詞有異者,但可謂家喻戶曉,婦孺皆知。特別是在中秋月圓,此情此景,老爺和小兒們都會不由自主吟誦。
    元代馬致遠 《天淨沙•秋思》:“ 枯藤老樹昏鴉, 小橋流水人家, 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12小小曲令,膾炙人口,長久不衰,鄉愁詩作之佼佼者也。
    現我們舉李遠鄉愁詩歌詩句,與其他著名詩人不妨一比較。李遠《及第後送家兄遊蜀》有:“玉京煙雨斷,巴國夢魂歸。若過嚴家瀨,殷勤看釣磯。”《送友人入蜀》:“杜魄呼名語,巴江作字流。不知煙雨後,何處夢刀州。”《失鶴》:“來時白雪翎猶短,去日丹砂頂漸深。華表柱頭留語後,更無消息到如今。”《過舊遊見雙鶴愴然有懷》:“蓬萊路斷今何在,雲水情深我尚留。他日若來華表上,更添多少令威愁。”《長安即事寄友人》:“瑤臺鐘鼓長依舊,巫峽煙花自不同。千結故心為怨網,萬條新景作愁籠。”
    我們仿佛一看,似乎李遠與所例舉上面詩品差不多,然而差別顯而易見。他並不直抒對家鄉人物的思念之情,更不明說對生他養他故鄉山水的如何神思,不是“人歸落雁後,思發在花前”和“低頭思故鄉”,而是“若過嚴家瀨,殷勤看釣磯。”為何“殷勤看釣磯” ?少小時釣魚蹲的水灘沙渚,那裏盛滿了詩人的鄉情鄉愁,釣磯是詩人的鄉愁密碼。其《送友人入蜀》也是將夢魂歸故鄉隱藏在“杜魄”、“巴江”、“刀州”的文化密碼裏。杜鵑呼名語“不如歸去”,巴江作字流“巴國”,何處夢刀州“益州”,都隱喻詩人思鄉之苦。李遠的隱伏之憂,含藏之愁,不說出來勝於說出來,於無聲處勝有聲,於無聲處響驚雷,具有強烈的審美藝術價值。
    尤其是《過舊遊見雙鶴愴然有懷》,作者寄情於鶴,將鶴拟己,自我塑造一個悔恨交加的遊子藝術形象:那个在天边如鹤颓发的作者,離開鄉關遠遊京都及山水,郁郁不乐,留下了傳說中“有鳥有鳥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歸”家鄉的怨愁,自愧於三峽故鄉。《送友人入蜀》李遠對思鄉之情也深深埋藏,只說在京都“千結故心為怨網,萬條新景作愁籠”,為何呢?不說苦思故鄉,不表天涯遊子擁抱你,而是把京都與三峽做一比較,“瑤臺鐘鼓長依舊,巫峽煙花自不同”,原來詩人正如《及第後送家兄遊蜀》的心思:“玉京煙雨斷,巴國夢魂歸”,他的魂魄飛到了生他養他的家鄉了。李遠的鄉愁,是裝在心裏,不是說在嘴上,是在詩思中,不是在詩言上,是在情味裏,不是在物事上。
 
    三、追昔撫今,悲古幽情
    李遠遊山逛水,悲古憐今,發思古之幽情,是其詩歌題材構成部分。古今異時,興衰陵替,感慨人物,意蘊潛伏,愁思所發,耐人尋味,引人深思,是詩人詩風的一大特色。
    懷古詩在中國詩歌發展史上佔有極重要的地位。文人騷客借古諷今,或悲古繁華之凋落,或歎今民風之衰退,或述自己匡世之抱負,詩言志成為歷代詩人代際相續的傳統。我們例舉數首懷古詩作,以窺一斑:
    魏晉曹植《登臺賦》(《三國志》名《銅雀臺賦》):“從明後而嬉遊兮,登層臺以娛情。見天府之廣開兮,觀聖德之所營。建高殿之嵯峨兮,浮雙闕乎太清。立沖天之華觀兮,連飛閣乎西城。臨漳川之長流兮,望眾果之滋榮。仰春風之和穆兮,聽百鳥之悲鳴。天功恒其既立兮,家願得而獲呈。揚仁化於宇內兮,肅肅恭於上京。……”13
    唐朝陳子昂《登幽州臺歌》:“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14杜牧《題烏江亭》:“ 勝敗兵家事不期,包羞忍恥是男兒。江東子弟多才俊,捲土重來未可知”。15
    清代顧炎武 《海上》(組詩之一):“日入空山海氣侵,秋光千裏自登臨。 十年天地干戈老,四海蒼生痛哭深。水湧神山來白鶴,雲浮真闕見黃金。此中何處無人世,只恐難酬烈士心。”16 
    陳思王《登臺賦》是歌頌之詞,巴人之後裔子昂《登幽州臺歌》是感歎之曲,小杜《題烏江亭》是興評之論,顧氏“日入空山海氣侵”是非戰亂之聲。
    李遠懷古詩不多但取材較厚重。《悲銅雀臺》詩句:“影銷堂上舞,聲斷帳前歌。唯有漳河水,年年舊綠波。”《聽話叢臺》:“弦管變成山鳥哢,綺羅留作野花開。金輿玉輦無行跡,風雨惟知長綠苔。” 《 聽王氏子話歸州昭君廟》:“ 泉如珠淚侵階滴,花似紅妝滿岸愁。河畔猶殘翠眉樣,有時新月傍簾鉤。” 《過馬嵬山》:“南內宮人悲帳殿,東溟方士問蓬萊。唯餘坡上彎環月,時送殘蛾入帝臺。” 《吳越懷古》:“霞拂故城疑轉旆,月依荒樹想嚬蛾。行人欲問西施館,江鳥寒飛碧草多。”詩人這些悲古詩歌,欣賞感觸可是另一番乾坤日月。
    從上可知,李遠懷古詩鮮明的風格是古今對比。曹植《登臺賦》是一闋頌聲,而李遠《悲銅雀臺》則非也,可以說是一首悲曲。這一個“悲”:古是華堂裏美人婆娑,今是淒涼舞影消失,古是營帳前弦歌悠揚,今是蕭索歌聲斷絕,古是帝王金車寶馬嘯嘯,今是荒野車轍長滿苔衣。《吳越懷古》亦是如是風格,古時雄偉城樓旌旗招展,今日晚霞拂過斷垣殘牆,古時綠樹掩隱成群宮娥彩女,今日寒月掛在枯樹枝頭,古時美人西施宮館華麗脂粉香,今日只見寒鴉飛叫荒草漫坡。
《聽話叢臺》詩人同樣是愁思對比手法。不過《 聽王氏子話歸州昭君廟》和《過馬嵬山》,李遠化裁對比藝術手段,變而不是時間,而是空間和人物情感比較。泉水與昭君淚水浸臺階,紅花與昭君紅妝滿岸愁;宮人與方士,帳殿與蓬萊,彎環月與殘蛾,馬嵬坡與帝臺,如此等等,表現昭君之怨和唐明皇對喪命馬嵬坡楊玉環的思戀與愁憂。李遠懷古詩歌採取今古人物情感對比烘托,利用時空轉換,強化詩歌對偶的藝術要求,使詩品藝術審美更具感染力。  
    這裏還不能止筆,我們不禁要問:李遠悲古幽情意欲何為?這正是詩人詩歌的獨特審美風格。詩人一如既往,依然是人生幽怨、鄉愁的軌跡,隱憂愁藏,那心中難言之隱就是對家國的憂愁,憂國家氣運的衰落,“塵事久相棄,沉浮皆不知”;愁山河“風雨惟知長綠苔”,“江鳥寒飛碧草多”。這才是詩人隱憂藏愁的秘密!
 
    四、見人觸境,生情種愁
    俗話說,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有情則發之於咨思詠歎,《詩經·序》曰:“詩者,人心之感物而形於言之餘也”。17《尚書·舜典》曰:“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八音克諧,無相奪倫,神人以和”。18李遠睹物思人,見物生情之詩歌,也體現其隱憂深沉的詩歌美學價值。從古至今,感物發情吟詠之,留下很多佳作名句:
    南朝詩人謝靈運《登池上樓》詩句:“池塘生春草,園柳變林禽。祁祁傷豳歌,萋萋感楚吟。”19此詩句在當時讚譽之隆,無以復加。謝客自己說這不是他的詩句,乃是神賜。
    唐代詩聖杜甫《春望》:“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20作者見此情此景,花濺淚是杜叟在迸淚,鳥驚心是詩人在心驚!
    宋朝王安石《登飛來峰》:“飛來峰上千尋塔,聞說雞鳴見日升。不畏浮雲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21王荊州登上杭州飛來峰,攬形勝,見景生情,或是在為他厲行變法辯護。此不能不謂名詩佳句。
清代龔自珍有《己亥雜詩》:“浩蕩離愁白日斜,吟鞭東指即天涯。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22蔣春霖詞《柳梢青》:“芳草閑門。清明過了,酒滯香塵。白楝花開,海棠花落,容易黃昏。  東風陣陣斜曛。任倚遍紅闌未溫。一片春愁,漸吹漸起,恰似春雲”。23龔詩見落紅而生情,寄情春泥護花;蔣詞賭春觸情,情起一片春愁。
    李遠見人觸境,生情種愁的詩作佳句自有其韻味。《閒居》:“買藥經年曬,留僧盡日棊。唯憂釣魚伴,秋雨隔波時。” 《贈咸陽李少府》:“鵬到碧天排霧去,鳳遊瓊樹揀枝棲。蓬瀛宴罷試回首,一望塵中路正迷。” 《詠雁》:“碧海魂應斷,紅樓信自稀。不知矰繳外,留得幾行歸。”《贈殷山人》:“啼烏弦易斷,嘯鶴調難諧。曲罷月移幌,韻清風滿齋。”《贈南嶽僧》:“猿嘯不離行道處,客來皆到臥床前。今朝惆悵紅塵裏,惟憶閑陪盡日眠。”
    李遠睹物搖心,見景生情,同樣有掩隱其閑愁的濃烈傾向。他自己說得好——《題僧院》有詩句“別緒長牽夢,情由亂種愁。卻嫌風景麗,窗外碧雲秋。”詩人種愁氾濫,碧雲秋也是他自作多情種下憂愁的根源。可是李遠究竟播種哪般憂何種愁,仍然是留給讀者自己去尋。例如《閒居》“唯憂釣魚伴,秋雨隔波時”,此詩句似乎是秋江水漲,憂釣魚夥伴不能前來,其實是詩人“塵世久不聞,沉浮皆不知”,擔憂國家前途而鬱鬱不樂,以下棋排遣閑愁,故有謂“青山不厭三杯酒,長日唯消一局棋”。《贈南嶽僧》亦如是,為遣憂愁,“惟憶閑陪盡日眠”。《贈咸陽李少府》“蓬瀛宴罷試回首,一望塵中路正迷”,詩人何以“路正迷” ?詩人不直接告訴讀者,而是通過李少府鯤鵬展翅,鳳凰遨遊的青雲直上,披露李遠志大才劇,抱負不能實現的憤懣之恨。《詠雁》更有趣兒,“不知矰繳外,留得幾行歸”,此一語雙關:情人阻於蒼溟波濤,又有射手相向,怎能回到你懷抱;那紅樓的美人豈不是美好的夢想,然而官場殺機猶如弋者,有幾只大雁能南歸,喻有幾人抱負能圓夢。
    李遠詩歌見景生情之作,表面上看,也有坦露憂愁的。《詠鴛鴦》:“鴛鴦離別傷,人意似鴛鴦。試取鴛鴦看,多應斷寸腸。” 《黃陵廟詞》:“黃陵廟前莎草春,黃陵女兒蒨裙新。輕舟小楫唱歌去,水遠山長愁殺人。”僅從這兩首詩,追尋詩人腹裏憂愁,還得需撥開披紗見淚人兒:鴛鴦情侶,生離死別,豈不是“多應斷寸腸”;激流險灘,灩澦波濤,漁夫樵子,怎能不“水遠山長愁殺人”。一葉扁舟在峽江的浪頭上搏擊,漁翁唱著民謠,放飛魚鷹,置身於江濤之中,兇險可知,正愁殺那倚門盼望的老嫗雛娥,意境躍然紙上。詩人身臨其境,見景生情,實際坦露的是對勞動人民及家鄉父老鄉親之憂,是天下之憂而憂,非婦人之仁婦人之憂!
    李遠詩歌詩風,是時代的產兒。先看初唐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詩:“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與君離別意,同是宦遊人。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24王勃應初唐開萬象之機運,得樂觀開朗之風,沒有一般贈別詩的那種哀傷和悱惻,而樸素無華是詩的藝術特色 。盛唐詩歌更是汪洋恣肆,吟詠無忌,浪漫主義風行。李白《將進酒》:“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複來。”“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復醒。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25《將進酒》反映了盛唐的氣象,全詩展現人們縱情享樂,既表現了李白桀驁不馴的性格,又氣勢豪邁,感情奔放。唐朝自安史之亂後,由盛而衰,社會江河日下,給晚唐詩人創造了不得不憂愁又不得不掩隱含藏的客觀社會政治環境。李遠詩歌之所以別具憂愁掩隱含蓄的風格,正是時代使然。如果有評初唐詩人王勃是詩傑,盛唐詩人杜甫是詩聖,李白是詩仙,白居易是詩魔,李賀是詩鬼,那麼晚唐詩人李遠應是詩愁!
    總而言之,李遠詩歌以記事、懷古、鄉愁、贈別、遊覽題材居多,發有人生命運之憂,有天涯遊子故里鄉愁,有追古撫今國家之憂,有對勞動人民生活艱辛之愁。這是晚唐社會生活變化賦予詩人感傷時艱詩歌的特質。詩人的憂愁不是直抒胸臆,而是憂愁掩隱含蓄,寄情人物山水,隱喻文化語詞,別開共鳴空間,讓人追跡莫名,尋味無窮。這就是李遠詩歌的美學價值。李遠詩歌語言清幽淡雅,舒緩平實,白話俗說,具有中國閒逸詩人竹林七賢、山水詩人謝靈運、田園詩宗陶淵明、婦孺皆愛詩人白居易的風味。
 
注:
1. 《李太白全集》 【唐】 李白 著  418、168、89頁  中國書店 1996年9月1版       
2.《樂府詩集》 【宋】郭茂倩 輯 442頁  中華書局 1979年11月1版
3.《曹操集譯注》 【魏】曹操 原著  安徽亳縣《曹操集》譯注小組 19頁 中華書局 1979年11月1版
4. 《唐詩三百首》卷八、卷五 【清】蘅塘退士 編  陳婉俊 補注  23、2頁 中華書局  1959年9月1版
5. 《三國演義》 【明】羅貫中 著 1頁 嶽麓書社  1986年6月1版
6. 《全唐詩》 【清】彭定求 審三曾等編  1658、1315頁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年10月1版
7. 《詩集傳》  【宋】朱熹 集注 95、105、1頁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0年2月新1版
8. 《中國歷代詩歌選》上編(一) 林庚 馮沅君 主編 274頁 人民文學出版社1964年1月1版
9. 《元曲三百首》 鄧元煊 編著 42頁 巴蜀書社 1999年4月1版
10. 《曹植集校注》 【魏】曹植 著 趙幼文 校注 44頁 人民文學出版社 1984年6月1版
11. 《陈子昂集》(修订本) 【唐】陈子昂 原著 徐鹏 校点 276页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3年12月1版
12. 《樊川詩集注》 【唐】杜牧 著 馮集梧 注 279頁 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5月新1版
13. 《顧亭林詩集匯注》 【清】顧炎武 著 111頁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6年6月新1版
14. 《尚書正義》 【唐】孔穎達正義 李學勤 主編 79頁 北京大學出版社 1999年12月1版
15 .《謝靈運集校注》 【南朝】謝靈運 著 顧紹柏校注 95頁  [臺北市]裏仁書局 2004年4月初版 
16.《杜詩鏡銓》 【唐】杜甫 著 楊倫箋注 128頁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0年7月新1版
17.《王安石全集》 【宋】王安石 著  秦克 鞏軍 標點 514頁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6月1版
18. 《龔自珍全集》 【清】龔自珍 著  王佩諍 校 509頁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9年6月新1版
19. 《清名家詞·水雲樓詞》九卷 陳乃乾 輯  8頁 上海書店 1982年12月1版
         2014年8月28日稿
 

上一篇:從儒家的入世和道家的超然略談李遠的詩 王光正
下一篇:李遠詩的疏淡幽深之美試談 常 克

建筑垃圾粉碎机 灰瓦 斗式提升机 滚筒筛沙机 腻子粉搅拌机 有机肥生产线 真石漆搅拌机 干粉砂浆搅拌机 真空油炸机 药渣粉碎机 树枝粉碎机 笼式粉碎机 秸秆揉丝机 建筑垃圾粉碎机 半湿物料粉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