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
联系人:林继柏 李开玉
电 话:63907829 68904612 13668008185
传 真:63907829 68904612
QQ邮箱:914054448
网 址:www.cqbywh.com
地 址:重庆市解放西路66号重庆日报社
  • 林文郁
  • 刘建春
  • 周勇
  • 王镛
  • 刘集贤
  • 聂定华

渝典籍研究

李遠詩的疏淡幽深之美試談 常 克

时间:2015-01-07 11:24    来源:未知

   唐代詩人李遠傳存於世的詩不算太多,名氣亦不算橫空絕響,但仔細品讀,就能夠漸漸感悟到他的詩有一種獨特的魅力:疏淡幽深之美。
這裏講李遠的疏淡幽深,主要是從詞采,意蘊,哲思三個方面來分析。“百年如過鳥,萬事盡浮漚”(《題僧院》),寥寥數語,貌似平直無華,卻將人世旨理作了意蘊深遠的解讀,實在是音韻悠長。讀李遠,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視角,或者都能夠找到自己最偏愛的詩中的某種特質,這正是我們仰望唐詩的一大原因。
可以說,在祖國古代的文學寶庫和傳統智慧寶藏中,唐詩是一場永遠不會消失的流星雨,是千萬顆璀璨明珠的集結,而李遠以其曠達智巧的心性和洞鑒幽微的哲思,以其靈動秀雅的清淡的創作底蘊,無可爭議的躋攀晚唐傑出詩人之列。
    李遠的詞采,於疏淡中見識濃郁。李遠之遣用語言,絕不生僻古奧,多以清新流暢的字句,表達出深刻的內涵。描寫內容上自達官顯貴,下至引車賣漿,近之一溪一樹,遠之一江一峰,都能夠以明白通俗的語言來加以從容表現,讀之疏淡如洗,悟之深不可測,兼具了很高的藝術價值和幽深的智慧精粹雙重屬性。
《剪綵》:“剪綵贈相親,銀釵綴鳳真,雙雙禦綏鳥,兩兩度橋人,葉逐金刀出,花隨玉指新,願君千萬歲,無處不逢春。”
《及第後送家兄遊蜀》:“人誰無遠別,此別意多違。正鵠雖言中,冥鴻不共飛。玉京煙雨斷,巴國夢魂歸。若過嚴家瀨,殷勤看釣磯。”
《友人下第因以贈之》:“劉毅雖然不擲盧,誰人不道解樗蒲。黃金百萬終須得,只有挼莎更一呼。”
 《詠鴛鴦》:“鴛鴦離別傷,人意似鴛鴦。試取鴛鴦看,多應斷寸腸。”
    讀這些詩稿,有如與詩人促膝對語,一種熟悉的鄉音和親切感油然而生。
    像《閒居》中的“塵世久相棄,沉浮皆不知”,《題僧院》中的“不用問湯休,何人免白頭”等等,都是明白如話卻濃情厚意的好句子,從中亦見足李遠用字成句的高超功力。疏淡是李遠的一大創作風格,也是他享有“渾詩遠賦”美名的底蘊,非長期磨煉而不能逮。
    李遠的意蘊,於疏淡中顯出渾厚。李遠是一位極善營造意蘊的大家,他的詩不僅傳遞出激情、才氣和意境,更表達了他對所在時代的獨到審視與解讀,反映出他想像空間的博大,情感世界的豐沛,巧構奇築的精到,從而走向獨具魅力的藝術深度、厚度和高度。
    《長安即事寄友人》:“綺陌千年思斷蓬,今來還宿鳳城東。瑤臺鐘鼓長依舊,巫陝煙花自不同。千結故心為怨網,萬條新景作愁籠。何時更伴劉郎去,卻見夭桃滿樹紅。”
    《贈咸陽李少府》:“美貌雄才已少齊,寶書仙簡兩看題。金刀片片裁新錦,玉步重重上舊梯。鵬到碧天排霧去,鳳遊瓊樹揀枝棲。蓬瀛宴罷試回首,一望塵中路正迷。”
    《吳越懷古》:“吳越千年奈怨何,兩宮清吹作樵歌。姑蘇一敗雲無色,範蠡長游水自波。霞拂故城疑轉旆,月依荒樹想嚬蛾。行人欲問西施館,江鳥寒飛碧草多。”
棋畫之趣,花草之韻,山水之勝,為家之事,社稷之道,都是李遠的題材,這也是李遠悉心關注社會諸方面的建樹所在。《送友人入蜀》開篇一句“蜀客本多愁,君今是勝遊。碧藏雲外樹,紅露驛邊樓”,看似尋常送別,卻頻出此去人生多波瀾的生命感悟。《遊故王附馬池亭》末一句“野鳥翻萍綠,斜橋印永紅。子猷簫管絕,誰愛碧鮮濃”,睹物而思故人,穿越眼前的一鳥一橋一簫一綠而構建別樣意蘊,一腔才情至此已呼之欲出。
    事實上,李遠非常重視詩歌意蘊,總能運用自己對語言的理解來巧妙的鋪陳詩歌結構和詞句。讀李遠的行文,不單見出詩意人生,更能悟及酣暢淋漓的禪意人生,我們講做詩要有意蘊,道理也正在於此。《悲銅雀臺》:“西陵樹已盡,銅雀思偏多。雪密疑樓閣,花開想綺羅。影銷堂上舞,聲斷帳前歌。唯有漳河水,年年舊綠波。”駐足曹操當年氣勢超塵的十丈樓臺,李遠神思如虹,展開奇思妙想,引出天地大道的無邊思考。尤其末句“唯有漳河水,年年舊綠波”一語點出江山社稷那些玄奧而又亙古不變的理旨,大有振聾發聵之勢。
    李遠的哲思,於疏淡中發現幽深。一般而言,詩詞中的哲理不是直白地說出來的,而應是借作者所營造的境界來傳遞的,詩格的高下,由此可窺。從某種意義上講,通過一段樸素的詩歌語言來完成一個深刻的哲思過程,這是一種難能可貴的高度,毫無疑問,李遠的詩在晚唐時期已經抵達到令人讚歎的藝術高度。
    一首《詠雁》,文字清樸有加,仔細品讀,愈覺哲思悠遠而深摯。“早晚辭沙漠,南來處處飛。關山多雨雪,風水損毛衣。碧海魂應斷,紅樓信自稀。不知矰繳外,留得幾行歸。”由飛雁而及思婦,由思婦而及世象大觀,其中的人生況味,盡在不言中,一句“不知矰繳外,留得幾行歸”,讓人思絮亦隨飛雁翻越關山萬千重。
    《失鶴》,開篇一句“秋風吹卻九皋禽,一片閑雲萬裏心”看似疏淡閑逸,實則大有氣象,令人深思。“碧落有情應悵望, 青天無路可追尋。來時白雲翎猶短,去日丹砂頂漸深。 華表柱頭留語後,更無消息到如今。”全詩讀罷,真有一種時空回轉的領悟,李遠寫九皋禽,即鶴,實意卻在於對隱居賢者的頌贊和無奈,真可謂一枝羽毛照古今。
    《讀田光傳》更是言簡意賅,趣旨幽深:“秦滅燕丹怨正深,古來豪客盡沾襟。荊卿不了真閒事,辜負田光一片心。”
    《鄰人自金仙觀移竹》以道觀移竹展開而喻天下事,盡得玄奧,可謂李遠詩的代表作:“移居新竹已堪看,劚破莓苔得幾竿。圓節不教傷粉籜,低枝猶擬拂霜壇。牆頭枝動如煙綠,枕上風來送夜寒。第一莫教漁父見,且從蕭颯滿朱欄。”
    我們討論李遠詩的疏淡幽深之美,主要是從其詞采、意蘊和哲思入手,從中發現詩人的與眾不同。隨之而來的另一個問題則是,李遠詩這種風格的形成,到底是基於一種什麼條件?這就需要從幾個方面來考量。
    一是首先要明確什麼是李遠的疏淡幽深。這裏講的疏淡,主要是指詩人以通俗、淺近、平實的語言,通過如實描繪當時生活的種種風物而營造出平凡而深遠的意蘊,從容流露出詩人對社會的思考。
    讀李遠的詩,很容易在腦海裏幻化出一幅淡淡的圖景,完全看不到用藻飾華豔的巧構奇築去精雕細刻的斑斕與瑰麗,這反而呈現出清泉一般的靜謐和生動。
    二是李遠的清淡詩風與他出生在巴渝雲陽有關。詩人自幼生活在連綿而清寂的丘山之下,徐徐吹過的山風,如靜畫一般的村莊和竹樹,夕煙下悠然飛過的雁鳥,孕育了他審讀世界的獨特眼光和清淡自定的內心體悟。
    對於一個詩人而言,從小耳濡目染的生活環境在很大程度上會影響到他的個性和創作,甚至成為奠定他作品風格的主要因素,古今中外,這樣的事例不勝枚舉。
    三是李遠所處的晚唐,藩鎮割劇、宦官專權,經濟也日漸凋弊,社會進一步走向衰敗,失望與沮喪既是廣大社會群體的內心寫照,更是詩人靈魂的一種投影。從某種意義上講,詩人代表著一種生活的高度,但他們的作品已再無灑脫奔放的朝氣,他們因為內心的失望反而在詩歌語言上表現出一種無奈的平靜,沉鬱的曠達。現實的變化必然要反映在詩歌之中,有意無意間,這種清淡、細膩甚至帶著頹唐的內心體驗,反過來又開創了一種新的唐詩風格。
    此時盛世不再,詩風亦隨大唐三百年的歷史流變,向著深沉纖細、含蓄淒清、柔緩感傷的方向發展,這種時代變化深深地影響到李遠的創作,從而顯現出其清淡的詩風。
    其一時,李遠無論站在江山社稷的角度,還是自身生活境遇的現實,他都不可能複回初唐詩風那種氣象宏闊、風格蒼勁、才調縱橫的高邁,也不可能重建盛唐氣象中那種豪壯飄逸、豐富多彩、雄渾激壯、千變萬化的高峰之作,當然也不可能再現中唐詩歌那種萬紫千紅、百花齊放的壯觀。
    聞一多說:“一般人愛說唐詩,我卻要講‘詩唐’,詩唐者,詩的唐朝也。懂得了詩的唐朝,才能欣賞唐朝的詩。”這是一段關於唐詩的最具哲學思考的概括,也就是說,詩唐塑造了中國詩歌發展的絕嶺,唐詩則開闢了詩歌進入人生的獨特方式。而品味李遠,可以啟悟我們擁有樸實淡雅的生活態度,享受豐富而深刻的精神暸望,構建自己博大的、告別庸俗的、幾近典範的詩性生活。
    “數州城郭藏寒樹,一片風帆著遠天。”(李遠《贈南嶽僧》)從巴渝的雲陽走出夔門的李遠,為他的時代附麗了一段絢爛,同時為千年後的故土留下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從這個意義上說,李遠詩歌的疏淡幽深,其實正是以最樸實和凝練的表述,將祖國語言的精巧推向了又一道高峰,是晚唐詩歌中值得學習的佳作。
 
 
                                  2014.6.7

上一篇:李遠詩歌隱憂含愁的美學風格 譚光月
下一篇:没有了

建筑垃圾粉碎机 灰瓦 斗式提升机 滚筒筛沙机 腻子粉搅拌机 有机肥生产线 真石漆搅拌机 干粉砂浆搅拌机 真空油炸机 药渣粉碎机 树枝粉碎机 笼式粉碎机 秸秆揉丝机 建筑垃圾粉碎机 半湿物料粉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