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
联系人:林继柏 李开玉
电 话:63907829 68904612 13668008185
传 真:63907829 68904612
QQ邮箱:914054448
网 址:www.cqbywh.com
地 址:重庆市解放西路66号重庆日报社
  • 林文郁
  • 刘建春
  • 周勇
  • 王镛
  • 刘集贤
  • 聂定华

渝史话

在雁鸣与鹤影中重逢—小记晚唐巴渝著名诗人李远

时间:2014-08-27 09:17    来源:未知

    晚唐有一位杰出的巴渝诗人,我们曾经错过,这一错过就是千年,他就是李远。

    为了编辑重庆市社科规划项目《李远诗校注及研究》,我们重新发现了他,就像找到了遗失亘古的知己,在他倾情抒写的雁鸣与鹤影中,与他喜相逢。
    李远是巴渝本土唯一入选《全唐诗》的诗人,与李商隐、杜牧、 温庭筠、许浑多有酬唱。
    《全唐诗》载:李远字求古,蜀人,第太和进士,历忠建江三州刺史,终御史中丞。
    据古籍及当代学者考证,李远是夔州云安(今云阳县)人,今存诗35首,文、赋5篇。另高丽《十抄诗》存李远佚诗6首。
    《唐才子传》说李远“夸迈流俗,为诗多逸气,五彩成文。”晚唐著名诗人许浑赞之曰“赋似相如诗似陶”,后世也多有推崇之语。
    李远是一位有真性情、体恤万物的高士,钟情于吟诗作赋下棋宴饮的雅士,品性旷达娴静的逸士。
    李远活动于晚唐前期,那是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盛唐经安史之乱,帝国已经走向衰落,其时政治腐败,宦官专权,藩镇猖獗,党争严酷,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有抱负的士人普遍处于一种失落、傍徨、无奈的末日情绪之中。
    以诗歌来说,至盛唐达于顶峰,然后随着时代跌落。但是,诗歌并没有停止吟唱,它在艰难中蜿蜒前行,又开辟出了唐诗的新境界,哀婉和衰飒成为主流的诗风。
    晚唐的诗风有如下特点,诗人的情感心里由向外部世界的拓展张扬转为内心世界的幽赏沉吟,诗风由昂扬雄浑转为细腻隐晦,语言更为考究精工,反映的社会面大大地缩小了,情思则更为深挚。
    李远空怀壮志而上进无门,一生蹉跎,沉于下僚。失望、无奈、苦闷把他笼罩,于是,诗歌成了他倾吐积郁的呼号,生命存在的凭依。
    李远诗可以分为4类:写景纪游、寄友赠别、念旧怀古及咏物。
    李远《闲居》诗:“尘世久相弃,沉浮皆不知。”可见他被尘世抛弃,前途渺茫,内心苦痛。《题僧院》诗:“百年如过鸟,万事如浮沤”。可见他对人生的失望。他在《蝉蜕赋》中,以蝉自喻,生动地展现出一位立身高洁的士人在王朝末日中的挣扎、挫折,以及怀抱操守的信念。
    作为一位出身巴渝大地、有独特个性的诗人,他的诗有着鲜明的个人风格。李远诗情感深邃,语言清丽精细,有一种超迈、散淡、闲适的意蕴。
    李远一生宦游多地,但他的心之所系,情之所依,则在峡江故土。
    《及第后送家兄游蜀》《送人入蜀》《长安即事寄友人》等诗作,明显地流露出了浓浓的乡情。
    《及第后送家兄游蜀》:人谁无远别,此别意多违。正鹄难言中,冥鸿不共飞。玉京烟雨断,巴国梦魂归。若过严家濑,殷勤看钓矶。
    李远与家兄一起赴京考试,其兄未中,乃送他返乡,他深念巴东巴国和少时在江畔的钓台。
    《送人入蜀》:蜀客本多愁,君今是胜游。碧藏云外树,红露驿边楼。杜魄呼名语,巴江作字流。不知烟雨夜,何处梦刀州。
    诗人念念不忘云外树、驿边楼,不忘嘉陵江、长江和耳畔杜鹃的鸣叫。
    《长安即事寄友人》一诗中,有句”瑶台钟鼓长依旧,巫峡烟花自不同”,所恋者仍在峡江。
    诗缘情。李远的咏人赠友及咏物诗,灌注了一腔真情,虽千载而下,依然撞击着我们的心扉。
    在《剪彩》一诗中,他深情祝福,“愿君千万载,无处不逢春”。这位剪彩人大概是一位平民女子,他的祈望给人以人性的温暖。
    在《观廉女贞葬》一首中,他对一位长于隶书的女道士的逝去,满怀辈悯,情深意长。他称赞她的书法飘逸如银鸾,而今仙人的云车已断,只闻金磬寒咽,空寂的庵房内,红花独自开,“寂寞梦香处,红花满石坛。”哀惋之情既深且长。
    《过马嵬山》:金甲旗云尽日回,仓皇罗袖满尘埃。浓香独自飘銮格,恨魄无因难马嵬。南内宫人悲帐殿,东溟方士问蓬莱。唯馀坡上弯环月,时送残娥入帝台。
    诗人对杨玉环这一位绝色美女充满同情,对美人的毁灭深深惋息,美人的罗衣浓香则为诗人所衷心系念。诗人的人本思想,殊为宝贵。
    李远的咏物诗,描摹人情物态很为贴切,物我相系,情韵盎然。
    《咏雁》:早晚辞沙漠,南来处处飞。关山多雨雪,风水损毛衣。碧海魂应断,红楼信自稀。不知矢曾 缴外,留得几行归。
    诗人多么担心雨雪损伤了飞雁的羽毛,又暗自担忧它们在箭矢下怎能逃过一场浩劫!
    《失鹤》:秋风吹却九皋禽,一片闲云万里心。碧落有情应怅望,青天无路可追寻。来时白雪翎犹短,去时丹砂顶渐深。华表柱头留语后,更无消息到如今。
    诗人与这只鹤曾经有一段情缘,而今它却远逝,再不得见了,诗人只有怅望碧海云天,或许,这只鹤只是诗人知己佳侣的暗喻,但仅以鹤而论,其美丽倩影,优雅姿态,嘤嘤鸣声已经深入我们的心中了,让我们感同身受。
    诗人是一位旷达散淡之人,面对着人生的落漠,力图在沉重中寻求解脱超越,在世俗的享乐休闲中,找到生存的意趣与人生的寄托。
    《闲居》一诗也许是他失官时的一首夫子自道,较为集中地表达了他的人生态度和心灵世界。
    诗曰:尘事久相弃,沉浮皆不知。牛羊归古巷,燕雀绕疏篱。买药经年晒,留僧尽日棋。唯忧钓鱼伴,秋水隔波时。
    此诗颇有陶潜神韵,但并不是纯粹的隐逸之作,对世事,对前程,他的怨怅很深,不过是故作洒脱而己,其所恋者,仍是红尘功名,仍执着于生命的欢欣。
    另一首《题僧院》:不用问汤休,何人免白头。百年如过鸟,万事尽浮沤。别绪长牵梦,情由乱种愁。却嫌风景丽,窗外碧云秋。
    虽说他似乎看透了人世,有出世的意念,但是,愁怨终究挥之不去。其“乱种愁”一句,可见诗人锤炼语言的精到与工稳。
    品读华章,摇荡心旌。愿我们在巴渝大地的文化史与诗史上镌刻上李远的英名,让他情留峡江,诗传永久。
 
 
                                                              2014年3月8日
                                                                   (作者:孙善齐)

上一篇:历史的解码—透过街名看老重庆的商业
下一篇:在雁鸣与鹤影中重逢 ——小记晚唐巴渝著名诗人李远

建筑垃圾粉碎机 灰瓦 斗式提升机 滚筒筛沙机 腻子粉搅拌机 有机肥生产线 真石漆搅拌机 干粉砂浆搅拌机 真空油炸机 药渣粉碎机 树枝粉碎机 笼式粉碎机 秸秆揉丝机 建筑垃圾粉碎机 半湿物料粉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