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
联系人:林继柏 李开玉
电 话:63907829 68904612 13668008185
传 真:63907829 68904612
QQ邮箱:914054448
网 址:www.cqbywh.com
地 址:重庆市解放西路66号重庆日报社
  • 林文郁
  • 刘建春
  • 周勇
  • 王镛
  • 刘集贤
  • 聂定华

市人文

回老家陪老娘过年

时间:2014-01-28 17:24    来源:未知

    端午、中秋、春节是中国传统的三大节日,而春节是国人心目中最盛大、最热闹、最重要的一个古老传统节日,是中华文明最集中的表现,自西汉以来,春节的习俗一直延续到今天。
一过腊月二十三即传统号称的小年,城里过年的气氛日渐加浓。我的心也早已飞回老家,飞回老娘的身旁。“父母在,不远游,游者必有方。”孔子的古训在我的头脑里根深蒂固。小时候的过年,是“红萝卜,蜜蜜甜”的儿歌,是渴望了一年的新衣,是微不足道的压岁钱;大学毕业了,工作在异乡,过年就成了强烈的思念,拿着一张车票,跟随摩肩接踵回家过年的大军往老家赶;父亲去世多年,但老娘还健在,在老家与弟弟住在一起,每到过年,我和妻子都要带着儿子赶回老家,拥在老娘身旁,陪老娘过年。
     担心路上堵车,除夕那天一大早,我们就开车离开了我们居住的主城。天公作美,没了雾霾,节日的灯光在晨曦中宁静地闪烁,还好,一路还算顺利,到我们老家的楼下,仅用了一个多小时。
     敲开老家的门,弟弟一家都起床了,都在为年饭忙碌。做年饭的事,老娘早就退居二线,由弟弟、弟媳一手操办。近年来,能干的侄女也参与进来,而且还大有“抢班夺权”之势。
     老娘见我们这么早就到家了,惊喜地拉着我们,特别是拉着儿子——— 她特别喜欢的孙儿,高兴得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地笑着,嘴也合不拢。
     忆苦是老人们永恒的话题,老娘也不例外。坐在沙发上,她瘦骨嶙峋的手一只拉着我儿子,一只拉着我妻子,精神矍铄地说童年的苦难,说抚育我们弟兄的艰辛……老娘这些诉说,我听得耳朵都起老茧了,妻子和儿子也不止听过一次。但为了让老人高兴,我们都依偎着她,听得全神贯注。儿子毕竟聪明,很会掌握火候,在老人家停顿的时候,他轻轻松开手,将茶几上剥皮的水果喂进老人家嘴里,然后巧妙地将“忆苦”转到了“思甜”,说奶奶是南瓜命,越老越甜,越幸福。“是呀,是呀,街坊邻居都说我是80后的老人,我要直奔90后,还在成00后!”接近90的老人家接着我儿子的话,不停地点头,脸上的皱纹也舒展开了很多,也风趣起来,还打了几个脆生生的哈哈。
过年既是家人的团聚,又是朋友的互动、人际交往的桥梁。老娘和我们的根在老家,在老家过年就显得特别的热闹,亲戚来了、朋友来了,街邻来了……一时间,欢声笑语挤破了屋子,飞到了大街上。
     谈笑间,年饭就摆上了桌。吃年饭还有一定的讲究。上桌前,放了鞭炮,点燃了香烛、纸钱,先是老娘拜天地,敬祖宗,然后我们晚辈依次而行,年饭才正式开始。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朋友打来的。他以羡慕的口气说,你们在老家与老人一起过年那才叫真正过年,才有年味儿哟!
     朋友说得很对,一个家庭,有老人健在,才会有核心,儿孙才会从四面八方赶回去,吃着年饭,享受团聚的温馨。
    小镇上的人们好像有约,鞭炮陆续响了。人们在挂满大街的红灯笼下跳跃欢呼,处处洋溢着喜庆的年味。其实,这种年味又传统又简单,就是在屋外烟花闪耀飘进的幽香陪伴下,晚辈围坐桌前敬长辈杯酒的那种团圆的喜气洋洋……
有我们晚辈陪着过年,老娘笑得很开心,满是皱纹的脸上也成了灿烂的花朵。
 
                                                                                                                                                                                           作者:王光正

上一篇:“文二代”杂谈
下一篇:没有了

建筑垃圾粉碎机 灰瓦 斗式提升机 滚筒筛沙机 腻子粉搅拌机 有机肥生产线 真石漆搅拌机 干粉砂浆搅拌机 真空油炸机 药渣粉碎机 树枝粉碎机 笼式粉碎机 秸秆揉丝机 建筑垃圾粉碎机 半湿物料粉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