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
联系人:林继柏 李开玉
电 话:63907829 68904612 13668008185
传 真:63907829 68904612
QQ邮箱:914054448
网 址:www.cqbywh.com
地 址:重庆市解放西路66号重庆日报社
  • 林文郁
  • 刘建春
  • 周勇
  • 王镛
  • 刘集贤
  • 聂定华

化传播

羞愧

时间:2014-02-08 13:32    来源:未知

    杨富成下班很晚离开生产现场是因他拿不定主意下班后到睡觉前的很长一段时光到哪点去消磨,用什么方法消磨。他想我要是高大身板,英俊面孔,说话爽朗风趣就好了,到街口边、电影院、工人俱乐部周围、火车站、汽车站旁边去看稀奇,凑热闹,打望漂亮的女孩子,不洁的念想,无聊的心境,卑怯的目光当即被人发现了这些,但见我高大英武,得意自负,声如洪钟,也是一道风景,说不定已到嘴边的骂话便立刻转变吞回肚里,那些和我一样燥动不安的年轻姑娘,说不定还暗暗偷看我一眼又一眼,甚至悄悄地挨近我身边,不声不响地跟在我后面走一段路哩。
    然而活在现实中的杨富成知道自己并不高大威猛,也不是浓眉毛大眼睛国字脸盘,那回他过路偷听到两个女性给他打分。一声长叹后,两个女人一个音:勉强及格。
    杨富成从不埋怨父母遗传基因造成自己裂瓜,他感谢没文化的父母靠体力劳动的血汗把他送到高级中等专业技术学校读书,毕业后分到铁路单位工作,这是父母耗尽一生心血创造的奇迹,两个老人家希望奇迹继续发生,不至一次地嘱咐杨富成在铁路单位找个女朋友,国营企业,大单位,劳保福利好,安了家好互相照顾。
    杨富成所在的铁路机务段,学校毕业分配来的女学生和从农村召回来参加工作的女知青,就那么十几二十个人,无论美丑,每个身后都排了一大串追求者。杨富成不是不想去追求年青的未婚女职工,而是每次走出宿舍,从门口的玻璃镜里看到自己瘦瘦的脸和额头上那块小时候被狗咬后留下的疤,就如泄气的皮球了。
年轻的姑娘喜欢怎样的小伙子,经济独立的年轻女职工怎样才接受年轻男子的爱?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媒体对青年恋爱婚姻的引导基乎为零。杨富成质朴地认为遵守纪律求上进,业务技术好,有一两项具有发展潜力的爱好特长,肯定会引起女孩子的关注,运气好,发展顺利,就可能牵着一个心仪的姑娘走进婚姻的殿堂。于是他在上班干好本职工作外,就开始了看书学习,业余进行写作。开初,他动笔多,写出的成形稿件少,发表的园地是机务门口的宣传栏,每天中午12点钟响彻全段每个角落的好人好事有线广播,他每当听到广播的最后由他所在的班组供稿时,心里像喝了蜜糖一样甜,眼睛还得意地四处张望,尤其是看到宣传栏的读书心得或者大批判文章的标题下不远的地方出现杨富成三个字,他更是觉得自己仿佛高了许多,似乎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在向他招手,一个温情脉脉的美丽姑娘向他款款走来。
    不久杨富成大显身手的机会来临,车间决定每个班组必须开辟班组宣传阵地,宣传时事政治和班组的好人好事。有三个班组的工长悄悄找到杨富成请杨富成调到其所在班组上班,只要能办好班组宣传阵地,按时完成车间下达的批判文章和好人好事广播稿件的任务,奖金拿最高等,日常职责任务减少一半,有的还承诺一个月批准一天特殊贡献假。思前想后,杨富成还是在所在班组没动,他觉得所在班组给他的待遇虽然不及有的班组丰厚,但大家很合得来,不管工长、副工长、老师傅、还是师哥、师妹。
    三个月后,四十岁出头,总留着小园头,爱穿深色衣裤的车间党支部梁书记带着二十几个班组的宣传员和四五个车间管理干部到杨富成所在班组的学习室开班组宣传阵地现场会。参观现场板报,与所在班组职工交谈,杨富成介绍办班组板报情况,梁书记作会议总结。杨富成班组职工把他当成秀才宝贝,杨富成也没有架子,随喊随到的乐意帮忙。他帮班组50岁出头的刘师傅代写家书,平时寡言少语的刘师傅说起家头的事来如大河缺堤哗啦啦不停嘴,一件事反来复去地罗嗦,每说一件事都郑重其事地问杨富成写了没有,态度谦恭的杨富成笑咪咪地道:写了。杨富成代班组比他大5岁的师兄陈雄写过情书。陈雄高大魁伟,心底良善,可小时候淘气从山崖上摔下来头部受过重伤,留有脑震荡后遗症。陈雄害怕初恋的女朋友嫌他缺内秀没文化,女朋友来信后,他都交给杨富成看,由杨富成代写回信,并且把杨富成写给他的描写爱情、赞颂女性美丽的词句反复地读写背诵,与女朋友见面时,巧妙地用上三五句,女朋友每次听后都露出敬重和倾慕的微笑。杨富成帮助班组马大林与邻居房屋纠纷写过诉讼状,为班组工长写过在车间大会战誓师大会上的发言稿……受过他帮助的人,有的买香烟送他,他不要,有人请他下馆子喝酒,他总是趁人不注意,先把帐结了,还说认我这个朋友就领这份情,不然下次有事别找我,那回中秋节时陈雄大起胆子送给杨富成一包月饼,杨富成接过来当即分给工友们一个人吃一个……出于感激之情,有的人请朋友托熟人帮杨富成介绍女朋友,高不着,低不究,雷声大,雨点小,费了很大劲,就是没得结果。现在班组阵地宣传现场会,要杨成所在班组职工专题介绍杨富成的情况,那一个个受过杨富成帮助的人或者没受过杨富成帮助但敬佩他为人的人,还不把杨富成吹成一朵花,尤其是几个半老职工兴奋到高潮时齐声响亮道:像杨富成这样的知识分子我们工人欢迎!沉静片刻,会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人们赞扬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在杨富成身上。身着干净工装的杨富表情镇定,目光随和,心头涌起倒海翻江巨浪:我何德何能,却受到大家如此关注赞扬。他走到会场中间,弯下腰,向到会者深深地鞠躬,会场的掌声又热烈地响起。
    没多久,杨富成被派到市报通讯员学习班学习,外出学习期间,班组的板报由同班组的年轻女职工黄术英暂时接办。黄术英个头不高不矮,形体不胖不瘦,园脸大眼睛,皮肤稍黑。她是搭进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回城参加工作中的极少的农村本地姑娘。杨富成办板报时,她就在旁边看,觉得杨富成写的字要比他们村头马二龙写的字好看得多。杨富成叫她顶着办两期板报时,她不干,至到车间党支部梁书记找她谈话,把此当作政治任务要她完成时,她才不得不接手。杨富成走前教了黄术英办板报的基本知识,把《板报刊头的美化》《美术字在板报中的合理运用》两本小册子送给她看,还把自己经过积累编订成的板报底稿薄交给她。黄术英把杨富成准备扔掉的一套油渍工作服拿到洗衣组洗净晒干后,把快磨破的地方补上端正的补钉作为对杨富成对她帮助的回报。
    通讯员学习班后的杨富成勤奋写稿,然而寄给报纸、电台的稿子经常石沉大海。为此他恢心苦脑过,怀疑自己不是搞写作的料。他折断过笔杆,撕碎过稿件纸,发过誓再也不向媒体投稿。一天傍晚他躺在床上无聊难熬时,一个工友邀他去喝酒,他鲤鱼打挺地蹦下床,去和工友喝到深夜才回来,喝得二麻麻的工友,因口角与人撕打起来,他去劝架被对方一拳揍到腮帮上,好久说话都咝咝地痛。他想弄写作这个东西,高兴呀,悲哀呀,得意呀,痛哭呀,全是个人操作的事,与外人无关,就是愚蠢到啥东西都写不出来,至少也不到外惹事生非,加大平安过日子的概率。那次他大起胆子跨进报社编辑部向一位认得他的头发花白的老编辑请教,老编辑说天天来稿这么多,可我偏爱反映现实生活中人和事的稿件,眼睛盯着报纸转的人,寄来的稿件十有八九是马后炮。深受启发的杨富成想:哪里去找现实生活中鲜活的人和事呢?他从车间党支部的梁书记想到记工员张成钱,从班组的李工长想到才调到班组的学工马前进,觉得这些人工作干得不错,可要写成稿件,又没得几件说得出口的事了。此刻他眼前豁然一亮,协助他办板报的黄术英跳了出来:那回车间参加全段的春节文艺汇演,演革命样板戏《红灯记》的选段,缺演李铁梅的女演员,那些身材模样不错,平常喜欢在公众场合下露脸面大声说话的年轻女工推三让四的,没一个愿演,在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党支部梁书记严肃地对车间团支书部副书记黄术英说,你来演李铁梅,黄术英迟疑片刻道:组织上叫我演,我就演吧,仿佛接受了一项重要的战斗任务。演出那天,化过装的黄术英完全变了个人,个头仿佛高了许多,园脸美丽,浑身放彩,她学着样板戏中的李铁梅做了几个动作,勉强还说得过去,只是开口的唱腔中带着浓重的土音让普通话的唱词完全变味了,不敢大笑的众人中,仍然有几个笑出声来,顿时安静会场引起窃窃私语,戴着红袖笼担任保卫安全巡逻任务的基干民兵如电光一样的眼睛在会场巡视后,笑声和议论声才不情愿地消失了。黄术英是电焊、氧焊工,上班着长衣长裤胶靴,一作业就戴上面罩或墨镜。想起她,杨富成眼角噙泪。那次检修大会战,黄术英钻进机车锅炉膛焊破损烟管,一口气干了两个多小时,接替她的师傅因连续干活累得抬不动脚。当黄术英完成焊接任务爬出锅炉时,冷风一吹,一下昏了过去。全身湿得没一丝干纱的她斜倒在平台木门上,一刻钟才清醒过来。黄术英的事迹在班组黑板报上登过三次,全段广播站广播过两回。此刻的杨富成把黄术英的全部事迹联系起来,写了篇两千多字的名叫《弧花向着四化开》长篇人物通讯,向报纸、电台发出。
    这天傍晚,像往常一样坐在写字台前的杨富成,仿佛感觉背后的窗口晃动人影,紧接着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杨师哥,你住这里呀……哎,宠师傅住哪点?我找他有点事。说话的是黄术英。
    杨富成知道快退休的宠师傅是教黄术英入门技术的老师傅。当时是盛夏的闷热天,单身宿舍没电扇,更无空调。杨富成穿条深色运动短裤,赤着膊,一条湿毛巾斜搭在脖子上,常拎起毛巾一角在额头、脖颈、胸脯上擦汗。单身宿舍定员三人,另外两个人,一个结婚后仍占着床位,把日用品放在铺位上,一个是火车司机每月在折返点上吃住二十天以上。杨富成对此布局非常满意,他从单身宿舍管理员那里搬来张报废的写字台,用两个馒头换回把无坐底藤椅,在宿舍一角的墙上打了洞,洞里栽上根棍子,棍子的一端捆着根长木条,6个低压灯光横挂在长木条上,他找来块木板撂在藤椅硬坐圈上当坐板,下班回宿舍,有空就坐在木板上,在低压灯昏黄的灯光下,伏在废报纸铺成桌面的写字台上,看书学习和写稿子,心头美滋滋的,几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此刻杨富成说:庞师傅住在那头的里间屋里,好像他和同寝室的人外出散步了。
    黄术英哦了一声,带着几分好奇心,不由分说地走进杨富成开着的单身宿舍门,吃惊的杨富成赶忙抓起件白背心穿在身上,说:乱糟糟,一股霉臭、油渍、汗气味。
    黄术英看见屋内灯光、桌子、椅子,心头不由一震,杨富成师哥那么多板报稿、广播稿、大批判文章,就在这样简陋条件下写成啦,年轻女性天生的善良怜悯之情油燃升起,第二天傍晚时分,她把一个深蓝色外罩上绣着两朵白菊花的软坐垫送进了杨富成单身宿舍,不由分说地把藤椅硬坐圈上的木板拿掉,放上软坐垫,坐垫不大不小,厚薄适度,坐在上面舒服极了。
    最先对坐垫引起注意并大加赞赏的是杨富成的母亲,她对没安家的儿子生活邋遢不放心,经常到儿子单身宿舍闪电般的卫生检查,这次她发现烂藤椅上撂了个厚实的软坐垫,拿起来到灯下看了又窗下看,两只手不停地搓捏着,问儿子是买的还是别人送的。儿子如实说了,杨妈兴趣十足地放开想像力,她说儿呀你的美满婚姻来到了。儿子惊诧地望着母亲。母亲说:十个男儿九粗心,儿呀,妈是年轻过来的人,一个姑娘如果对小伙子没意思她哪会送你这样厚实的坐垫,你看看,上面还绣着并蒂开放的两朵菊花哩。妈,或者黄术英根本没想哪么多呢?她是从农村来城头参加工作的姑娘,勤快、单纯。我就喜欢这样的姑娘作我儿媳妇,免得你这个木瓜脑壳的笨娃遭姑娘欺负。……哦,我跟你说清楚哟,你们安家后不要因为她是农村姑娘就欺负人家。农村姑娘在大单位端上铁饭碗,比哪些找不到工作的城头姑娘强多了。
    从没向恋爱婚姻方面想的杨富成,这次大起胆子想了一回,可心头冒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城头住的年轻女职工下班后穿着花衣服、花裤子,趿着高跟鞋,挺着胸脯,昂着搽过胭脂的脸盘香喷喷地在人们面前走来走去,而身材并不比城里女人差的黄术英下班后,多数窝在女单身宿舍,就是偶尔走出来那么一两次也是深色衣裤和灰色袜子,顶多在齐耳短发别一颗红石榴发卡,那张稍黑的脸好像从没搽过白粉或者胭脂什么的,相比之下,黄术英似乎少了点什么,然而,当他在玻璃镜里看到自己瘦削的脸,淡淡的眉毛,额头上那块狗咬后留下的伤疤,怨怼地想,丑鬼杨富成,人家黄术英没嫌你丑,你还嫌人家了,想筋想怪想得出来。当天晚上,心里甜蜜又忐忑不安的杨富成做了个梦:他和一个熟悉的年轻女娃到河边玩耍后,到路边捡到个大西瓜似的东西,两人抬哟抬,又喘气又高兴,  抬回屋里打开一看,是个绣着白菊花的软坐垫。他梦睡后,把睡觉时抱着的软坐垫狠狠地亲了一口。
    大约过了半个月,杨富成撰写的《弧花向着四化开》的长篇人物通讯,陆续被大小报纸刊登了,有的报纸还配发了编者的话,电台广播稿件时,特别注重把一闪即逝的弧花和年轻女工为四化建设忘我奋斗的革命热情融会贯通,听过广播的人中,不少撩起衣襟揩眼角的感动泪水。
    这年年底,杨富成和黄术英都被评为渝铁分局建设社会主义积极分子。表彰会开两天,第一天报道后,会议筹备组通知当晚伙食自便。穿着灰色便装,黑色直管裤和紫色皮鞋,专们到理发店吹了个“一匹瓦”的杨富成自我感觉特别良好,对着一套大红冬装,穿一双黑色皮鞋,额前的头发梳到齐眉的黄术英兴致勃勃地说,今晚我请客,要吃啥喝啥只管说。
    黄术英一惊,愣了下,赶快改变神情,用平常不可能的腔调说,跟着师哥走,铁杆好朋友,步步跟师哥,有吃又有喝。两人逛了街前街后的餐馆,最后选定了一家离路边约50米的环境悠静食客不多的火锅馆。早有饿感的杨富成,见旁边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师妹,全不懂得更不具备男人的绅士风度,上桌就解渴似地喝了两杯啤酒,接连地挟菜往嘴里塞,嚼得嘴角流油,见黄术英眼睛盯着翻滚油锅里晕菜素菜拿不定主意挟哪块,也不晓得像懂事的男人那样帮忙用筷子挟一下,或者拿着银光亮亮的不锈钢漏眼勺子,把女士眼睛盯着的菜舀进她碗里,只是热乎乎大咧咧地说,吃哇吃,我们在一个班组三四年了,你还是第一回吃我师哥,我要是你就放开肚子大干一场----你不吃我就白不吃了哟。
    其实在酒桌上从不怯场的黄术英和杨富成的大喝猛吃相比似乎慢着一拍,不是她挑食,害羞不好意思,她从来没这种感觉,既不懂得也不愿意去找这种感觉。她觉得到城头参加铁路单位的工作,碰上杨富成太幸运了,陪着杨富成吃饭喝酒是她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而现在恰恰是眼前事实。在那一次次先进典型经验介绍大会上,她把杨富成写她的被她背得倒背如流的话,抑扬顿挫有声有色地讲出来,精神亢奋极了,心里舒坦极了,脸色得意极了。那些赞扬她的雷鸣般掌声,仿佛把她送到蓝天白云里飘。她非常佩服和崇拜杨富成,自己做的那些默默无闻的小事,经他笔一写,就闪出精神的光亮来。有时候做事情啥都没想,没得时间想,想也想不到哪里去呀,可经杨富成这么一写,想得合情合理,而且非想不可,仿佛她有几个脑袋,一个专们用来指挥做事情的,另几个脑袋用来专们想做事的崇高伟大的。她想莫说陪杨师哥喝酒吃饭,他叫我做其他事情,只要男女间不过分,我都心甘情愿。
    一杯又一杯,一瓶又一瓶的啤酒下肚,杨富成脱下外套,挥动白衬衫袖口挽到肘弯的瘦胳膊大声地说着话。他满脸发红,目光游离,额头上的疤痕闪光,有几分醉了。他说黄术英师妹,看不出来你喝酒还可以嘞,深藏不露,厉害,厉害。他伸腰前倾举着杯子与他可爱的黄术英师妹碰了一下,一口把洒喝下肚。陪着杨富成一杯不少连续喝酒的黄术英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脸红到耳根,神经也有些超常规地兴奋了。她望着久久看她不转眼珠子的杨富成说,你久久望着我是什么意思?是想把我吞下肚,还是有什么歪主意。
    杨富成说,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你不多次地看我怎么知道我久久地望你,你呀,真是个看不穿琢磨不透,猜不到的谜。浑身炽燥热的黄术英心里掠过一阵喜悦,她盯着杨富成说,别人说我先进是不了解情况,我人不出众,脑壳又笨,你当面这样说我,今天一定要说出个道道来。
    杨富成感到说漏嘴,耍起横来,我说你好你就好,我说你是个谜就是个谜。他感觉自己的话太陡过于严厉,赶快笑着温和地说,莫说你挺有文艺细胞的,那回演红灯记的李铁梅就别拘一格……还有什么辣手本事没有,当面给师哥表演一下,
    被杨富成东一锤西一棒敲得生出怨恨的黄术英见杨富成的笑脸和邀请的热情,怨恨和不快早跑得无踪无影,她认真诚恳地带着几分讨好的口气说:李雪梅演得差,其实,我唱歌比演戏好得多。
    杨富成眼睛巡视了四周,撑起大洋伞遮风避雨的露天火锅馆,设备简单,菜品不多,来此惠顾的客人本来就少,现在夜色正浓,更是空空如野,只有院中大榕树下的鸟笼里几只鸟儿清脆地呜叫着。杨富成拍着手说,欢迎黄术英同志独唱一支革命歌曲。
    黄术英站起来,窃窃地四处望望说,大海航行靠舵手,天大地天不如党的恩情大,咱们工人有力量……歌曲好,可在这里唱起来没劲,我就唱一支前苏联民歌《小路》吧。
    杨富成低声地说要得,我最喜欢听这支歌了。
    约带沙哑并不清脆的歌声在年轻姑娘满腔柔情的引动下,在夜空中四处飞扬,挑逗和刺激着年轻男人杨富成的心。他盯着黄术英红朴朴的脸和她一张一翕的嘴唇,心涌起万般柔情和无比怜爱,他闭着眼睛附合着歌声轻打着拍子,最后一个音符落地时,他大声地接着道,我不会唱歌,就写两句诗,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情。
    黄术英拍起掌来。杨富成从包里摸出随身携带的笔和纸,约深思,哗啦地一挥而就,然后他站起来,拿着纸在灯光下朗诵道:
    在延伸的钢轨上,
    火车头为什么呼叫,
    因为它喜欢亲爱的车厢,
    在喧闹的车间里,
    我为什么斗志昂扬,
    因为有耀眼的弧花开放。
    弧花是青春的精灵,
    我的血绕着她流淌,
    弧花是三月的春风,
    我把她搂进炽热的胸膛
    美丽的弧花亲爱的弧花,
    你听到师哥的呼唤么!
……
    黄术英听完杨富成的朗诵,惊呀地后退一步,随即上前抢过诗稿,睁着血红的眼睛说:你喝多了,吃醉了,说些啥子哟……
    这年的倒春寒特别冷,西北利亚的寒流冲破秦岭山脉的阻挡气势汹汹来到长江边,天空阴沉如铅,地面白亮如雪,人们搓手跺脚地喷着热气.此刻最冷莫过杨富成的心。
    前几天杨富事成受铁路报社的委托去渝达铁路线完成一项采访任务,这期间他所在的车间发生一件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冷得四肢僵硬的戴帽坏分子张大文打扫卫生撞进女厕所时,吓得正穿裤子的黄术英哇地声大叫,两个戴红袖笼的身强力壮的基干民兵在路上安全巡逻,闻声冲进厕所不容分说地把张大文打得头破血流叫声连天。一身正气,政治敏感性特强,崇尚斗争哲学的梁书记对此严峻地剖析道:绝不能忽视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当前帝修反痛恨无产阶级革命派,一小撮阶级敌人就遥相响应。张大文大白天撞进女厕所企图污辱黄术英同志——一名解放军战士的未婚妻,这是极其严重的政治事件。是他发泄对伟大长城——人民解放军的不满,给无产阶级地专政抹黑。梁书记亲自主持车间的批斗大会,杨富成最感震惊的是工友给他介绍的梁书记在车间批斗大会上的总结发言。梁书记说:除了像张大文这样明目张胆向无产阶级示威进攻外,还有另一种软形式的捣乱,大家必须引起警惕,有一些人,特别是一些未婚男青工,一天围着未来的军嫂转,献殷勤,说好听的话,送她们小礼品,请她们吃饭喝酒……引诱对方往温柔陷阱里滑。同志们呀,大家想一想,我们的解放军战士在前方舍生忘死地保卫祖国,一些人却引诱他们的未婚妻,这样的人是不是人?在这里,我讲一个决不是拿来吓人的真实故事,我在部队时同班的一个战士,他的未婚妻被一个未婚男人纠缠,逼得差点上了吊,当地革命造反派知道了,一次抓了那个男子企图污辱未来军嫂的现行,当场活活打死.......当然,梁书记向台下望着被他吓得目惊口呆的到会者缓和口气说,我们单位的情况与故事不同,尤其是我们领导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没向大家公布,那些女工是国家法律保护的未来的军嫂。
    听了工友传达的杨书记讲话,吓得不轻的杨富成,闭门思过了,他感到梁书记的话说得对。他明白自己爱上师妹黄术英,如果懵懵懂懂地向前发展,不成了违反国家法律,动摇人民解放军的罪人了。他埋怨自己盲动,糊涂,缺乏政治敏感性,他问自己把师妹当成了女朋友,想发展成老婆。师妹有没有对我同样的情意呢?她给我缝补过工作服,送我软坐垫,陪我吃饭喝酒。这些可以理解为工人阶级的革命友谊嘛。她对车间其他人是不是这样呢?杨富成不晓得,如果他晓得了黄术英师妹对其他人也这样,心头会很难过,很痛苦的。杨富成想,不管黄术英怎样想的,可我做了些什么,爱——上——她——了,他发恨地抽了自己两耳光,骂自己是猪狗不如的东西。他向梁书记诚恳地承认错误,深挖思想根源。梁书记十分惊讶且感动,他说小杨啊,你有这样的觉悟和决心很好。嗯,我在车间批斗大会上讲的那些话,一方面给你这类人一个明确的警世,同时,也是给那些写匿名信揭发检举企图破坏军婚行为人的一个回应。你说,像黄术英这样的两三个女工,她们本本分分地上班,勤勤恳恳劳工作,惹谁绊谁了。其他几个人我不在乎,犯到那条,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可你是组织上培养的重点啊。或许你已经晓得了,二季度未,你的入党问题一讨论,段党委就会调你到党委办公室助勤,逐步接手党委的宣传工作。小杨,杨富成同志,人生道路漫长,但关键的只有几步,你眼前关键的步子不能迈错呀。
    书记,你说,我该怎么做?杨富成诚恳地道。
    梁书记拍了下他的肩头,和蔼地说,你坐下,坐下,恋爱,婚姻这些东西软绵绵虚飘飘的多,人们说一千道一万最终还是要看根本行动。根本行动在那里了,就是立场、觉悟、观点的明证,那些说七说八的东西就烟消云散,不攻自破了。
    杨富成搔着耳朵,瞪着眼珠想:根本行动到底是什么?
    杨富成父母解开了梁书记的根本行动之谜,那是愁眉苦脸的杨富成回家把自己的烦恼、痛苦没任何保留地告诉父母后,父母惊讶、难受又高兴。惊讶的是儿子差点犯下违反国家法律的大错误,难受的是一家人都看得顺眼挺上心的黄术英却是军婚——他人的老婆,高兴的是儿子决心站稳立场,入党后可能成为国家干部, 这是大字不识的两老口祖坟冒烟的大喜事。杨富成烦燥地埋怨梁书记,点出个题目,又不亮答案,俗话不是说当事者迷,旁观者清嘛。
    这时,老两口拍手叫起来——杨书记是暗示富成儿子马上结婚,杨富成一想豁然地点了头,对呀,我马上结婚,用事实表明和黄术英没暧昧瓜葛,有人现说我觉悟不高,影响很坏就找不到托词了。
    父母用一日千里的飞跃速度找到在街道工业上班的邻居女孩樱桃,不到两个月时间就把儿子结婚手续办了。樱桃比黄术英漂亮得多,可身体极差,她与杨富成结婚不到两年就一命乌呼了。
    杨富成捧着结婚喜糖到班组散发的时候,他发现黄术英接过糖转过身去剥糠纸时眼角隐隐闪着泪光。旁边的一个师兄开玩笑地说,黄术英师妹,你……你哭什么,高兴才对呀。黄术英用手绢擦了擦眼睛说,我哪里在哭,是沙子落进眼睛了。
    当年二季度未,杨富成入了党,预备党员的喜报刚贴出,他就调去党委办公室助勤,没多久,黄术英也调回家乡所在县的妇联工作。两个月后的一天,传达室的老李头送给杨富成一封信,他接过一看,没有寄信人的地址和姓名,打开信封,他当年写给黄术英的诗稿落在地上,捡起诗稿,他脸发烧。和诗篇寄来的还有一张纸,上面写到:半年前我当解放军的未婚夫因公牺牲了,当时我真想按自己意愿作一次人生的自主选择……但是现在没有条件和必要了……为什么把诗稿寄还给你,因为我怕看到它,联想起那些快乐而可怕的时光。落款是:师妹黄术英。时间:1975年8月30日。
    杨富成流泪了,他把诗稿紧紧地贴在心窝上。
 
                                                                                                                                        作者:王明学

上一篇:打工妹
下一篇:没有了

建筑垃圾粉碎机 灰瓦 斗式提升机 滚筒筛沙机 腻子粉搅拌机 有机肥生产线 真石漆搅拌机 干粉砂浆搅拌机 真空油炸机 药渣粉碎机 树枝粉碎机 笼式粉碎机 秸秆揉丝机 建筑垃圾粉碎机 半湿物料粉碎机